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魔临_ 第十三章 剑圣-

时间:2021-04-22 19: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纯洁滴小龙小说魔临 第十三章 剑圣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会儿,已经没功夫去管失魂落魄的晋皇了,晋军的先锋军已然开始强登城墙。

    这毕竟不是大城,只是一座加固后的坞堡,前头的晋军用钩锁先行,后头的直接将刀剑兵刃用牙齿咬住空出双手进行攀附。

    夜袭所用,定然是精锐中的精锐,这些晋军各个悍不畏死,有的钩锁被斩断后摔了下去,但只要还能站起来的,都重新开始继续攀附。

    哪怕是面对上方射下来的箭矢,这些晋军也都浑不在乎,中箭就中箭了,倒下去就倒下去了,但只要还能继续行动的,就又会重新爬起再战。

    下方的晋军弓弩手哪怕地形劣势,却也依旧和城墙上的燕军进行对射,最大程度地给己方攀城袍泽提供掩护。

    “这帮家伙有毒吧,这般悍不畏死之前是怎么被两个侯爷给灭了半国的?”

    郑凡忍不住开骂道。

    战场的氛围,想让人文质彬彬都难,尤其是当郑凡一刀将身前墙垛上的一根钩锁给斩断时,一根箭矢直接射中了自己的胸口。

    好在,儿砸给力,给自己挡下来了。

    但郑凡可真是被吓了一跳,连带着旁边的阿铭和四娘也都跟着吓了一跳。

    郑凡伸手,摸了摸后头的棺材板,心里这才踏实了一些。

    阿铭马上站在了郑凡身前,却被郑凡一把推开,明明嘴唇都在哆嗦,却依旧喊道:

    “让开,让老子杀人!”

    阿铭见状,也就没有再强求,而是和四娘一人一边,护持着自家主上的两翼。

    李富胜说过,郑凡想进阶,还缺一口气,这口气想补,很简单,那就是杀人。

    所以,饶是心里慌得一比,但郑凡依旧咬着牙主动在第一线厮杀。

    坞堡的城墙毕竟不高,很快就有不少晋军身影出现在了城墙上。

    虽说他们之中绝大多数在刚登上来时就被前方等待的燕军用马刀用弓箭又或者是用长矛直接掀翻,但他们所求的,无非是一个遍地撒网罢了。

    只要有一点可以突破开来,占据和撑住,就能将后续的袍泽不断地接应上来。

    且,他们似乎是真的有所准备。

    没多久,在郑凡西侧的一处位置,忽然出现了数十个身上可以发光的晋兵,他们统一穿的是普通晋军士卒的甲胄,丝毫不起眼,但在攀附到一定高度后,直接运转气血呼啸而上,十多个人不惜性命地向前冲杀,后续的人马上跟进,居然真的被他们在城墙上给清扫出了一片区域。

    “啊啊啊啊啊!!!!!!!”

    这时,一声大吼从城墙上传来,身上全副甲胄被包得像是个大铁罐头似的樊力宛若蛮兽一般挥舞着一双大斧直接碾了过去。

    “去帮阿力!”

    “主上,我去!”

    梁程喊了一声,跟着一起冲了过去。

    坞堡的城墙上宽度不大,正常的大城城墙上是能容纳好几辆马车并排行进的,这座坞堡显然不可能有这种标准,但也因此,狭窄的空间,反而给了樊力这种大铁罐头极大的优势。

    不要拼什么招数了,也不要斗什么厮杀经验了,直接撞上去,一斧头下去,就完事儿了!

    且有梁程在樊力身侧进行掩护,梁程本身肉身就很强悍,两个魔王配合得又无比默契,一个在前面冲,一个在身边补刀同时警惕那些企图近樊力身的晋军。

    而这时,

    瞎子直接下令道:

    “放箭!”

    两翼以及城墙下的弓箭手马上张弓搭箭,虽然心里有些不解,但还是将手中的箭矢射出。

    “噗!噗!噗!噗!!!”

    “叮当叮当!!!”

    箭矢射在樊力的大铁罐头上,大部分都被弹飞,少数就算射入了甲胄,但樊力皮糙肉厚的,也不打紧。

    梁程则俯身而行,借助樊力的大躯给自己挡住了大部分箭矢,虽说有两根箭矢从其后侧射来,一根射中了左臂,一根射入了后背,但一来有甲胄防护抵消,二来僵尸体魄本就梆硬,

    也没多少大碍。

    反观晋军那边,因为要攀附城墙且又要注重速度的关系,这帮晋军之中的高手精锐本就没有披重甲,大部分都是穿着较为轻便的皮甲,防御力上自然就弱了不少,面对这种不分敌我的箭矢覆盖,你要么翻身跳下城去否则就只能站在那儿挨射。

    换做其他兵马守城,断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举措的,很可能敌人没崩自己这边先崩了,就算特意放开了一片城墙专留给敌人也不可能,这等于是自己缴械投降。

    也就只有郑凡这边,坐拥两个体魄强悍的魔王,才敢玩儿出这么一手,两个魔王先堵住敌军,再来一波无差别的互相伤害。

    效果,自然是极好的,等到附近的燕军重新掩杀过去时,先前近乎已经被晋军打开的缺口,再度被补了回去。

    也就在此时,

    哨箭之音再度响起。

    梁程顾不得拔出自己肩膀上的箭矢,对着堡内喊道:

    “左继迁!”

    坞堡内,左继迁马上起身,在其身侧,有两百多名席地而坐在战马旁的骑士。

    “上马!”

    左继迁翻身上马,同时马刀向前一挥,

    “冲!”

    “咔嚓……………”

    坞堡的门在此时被打开了。

    外头的晋军都愣住了,但很快,从门内传来了马蹄的奔腾轰鸣。

    两百骑兵直接冲出了坞堡,手持马刀,对着坞堡下的晋军就是一阵砍杀。

    城墙上,郑凡刚刚一刀砍翻了一个企图攀附上来的晋兵,看着下方已经冲出坞堡的那支骑兵,眉头微皱。

    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薛三依旧藏在晋军大营和坞堡之间,第一次哨箭,是通知这里敌人要夜袭了。

    刚刚的哨箭,则是传递了另外一层消息,那就是晋军主将见先登士卒没能成功在城墙上破开口子,所以并不准备在此时强行催动大规模攻城。

    也就是说,晋军在此时,是首尾脱节的状态,梁程命左继迁出城冲杀一波确实是正确的决定。

    不过,这种决定,也是建立在对薛三侦查能力有着足够信心的基础上的,换做其他人,要是发出的信号有误,人晋军很可能就直接趁着这个机会夺门而入。

    所以,自己命好呢不是,人家穿越者还要苦逼地白手起家,自己这边直接给人才满配了。

    一番冲杀之后,左继迁并未恋战,及时领兵回撤入坞。

    坞堡的大门,再度闭合,同时在后头还被填充上了沙石袋。

    平静,再度降临。

    郑凡默默地又取出一根烟,想了想,还是没在城墙上抽,撅着屁股抽烟,太憋屈。

    下了城墙后,郑凡直接找了个角落坐了下去,摸出烟,刚咬嘴里,却发现这个角落深处,居然还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双手抱着膝盖,头发散乱,在那里打着哆嗦。

    “怎么这么没………”

    郑凡还以为是自己麾下的兵卒,正准备呵斥,却忽然发现不对,这不是小兵,这是晋皇!

    此时的晋皇哪里还有半分帝王气派?

    活脱脱地后世赌博输得倾家荡产准备上天台的形象。

    郑凡默默地抽着烟,在其身旁,晋皇在默默地哽咽。

    其实,证件事儿到现在,郑凡都有些摸不准晋皇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难不成,真的是赌博赌上瘾了,就一直天真地认为自己能赢?

    一边是燕皇借道伐晋,另一边乾皇是借燕人的刀刮骨疗毒,他虞慈铭就觉得自己也能这般去玩儿?

    不看看人家什么底牌你什么底牌……

    少顷,

    晋皇深吸一口气,

    开始整理自己的衣冠,很细致地在整理。

    “郑将军,能把水囊递给朕么?”

    郑凡解下腰间的水囊丢给了晋皇,

    晋皇小心翼翼地从水囊李倒出水,然后开始抹平自己的头发。

    郑凡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看着晋皇的整套动作。

    晋皇不以为意,认真地打理好自己后,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对郑凡拱手道:

    “多谢郑将军击退司徒家叛军护佑了朕的周全,三晋百姓,也会承郑将军的恩德。”

    郑凡将手中的烟头丢在了地上,笑了笑,

    道:

    “职责所在。”

    “那朕,就先回去歇息了。”

    “陛下去歇息吧。”

    “辛苦郑将军了。”

    晋皇走了,走得背很直,却很萧索。

    给人一种很莫名其妙地感觉,

    像是失恋了……

    四娘这时寻了过来,开始检查郑凡的身体,郑凡摇摇头,握住了四娘的手,道:

    “你们护卫得周全,我身上一个口子都没开。”

    先前毕竟不是大规模的攻城,晋军也只是试探性一下,唯一对自己造成威胁的那一根箭矢,也被魔丸给挡了下来。

    “主上,先前那个是晋皇?”

    “嗯。”

    “这外面,不是说是他的兵马么?”

    “谁知道呢,这虞慈铭,确实算是个人物,但没那个命,也没那种本事,不过咱这也有些事后诸葛亮了,呵呵。

    这次之后,他的底牌就都没了,明明是自己藏在京畿之地的兵马,明明是自己散尽积蓄招揽来的溃兵,明明是自己最大的筹码,现在却反水了。

    他这以后,想不做个牌坊都难了。”

    “也就是说,他对咱们已经没有用了?”

    “想不出还有什么用了,妈的,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意思,咱的盛乐城都没影了。”

    郑凡的心很痛,离开了自己亲手看着建造起来的翠柳堡,想着弄个新根据地,谁成想人还没上任呢,地盘就丢了。

    估摸着现在翠柳堡也已经被许文祖分配给了别人了,自个儿回是回不去了。

    “主上,地盘没了,咱再慢慢找就是了,不急。”

    “你倒是看得开。”

    “奴家还真就这一点看得开,以前时不时地大风天,奴家的会所因此被吹倒了不知多少家,对这个,奴家早就习惯了。”

    “四娘啊。”

    “嗯?”

    “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但你下次能不能换个比喻。”

    把起家立业,比喻成开会所,虽然一定程度上来说,挺恰当的,但真的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奴家口误了。”

    “没什么。”

    “对了,主上,您先前不是说这位晋皇没什么用了么?”

    “目前来看,京畿之地都失去了的话,这一次如果咱们守住了城等到了援兵过来解围,他的下一步,应该就是去历天城靖南侯身边安安静静地当一个牌坊。

    要是燕皇再果决一点儿,直接把人家调回燕京当个安乐公也不是没可能。

    毕竟眼下司徒家已经建国了,晋地一分为二已经变成了现实,虞慈铭的作用,已经忽略不计了。

    这样想想,他忽然搞这一出也就能理解了,不搞的话,他下场其实也就这样了。”

    “主上,奴家可是听说……”

    “听说什么?”

    “听说晋国太后可是个俏寡妇哩。”

    郑凡闻言,叹了口气,

    道:

    “你心态可真好。”

    ………

    坞堡外,

    晋军大营;

    虞化成一身戎装,站在大帐外的高台上,眺望着坞堡那边的情况。

    少顷,

    他下令道:

    “收兵吧。”

    这一次的夜袭,失败了,坞堡内的燕军在反应力上,超出了他的预估,而且对方还敢在撑住一波后开门放骑兵出来再冲阵,也足以证明里面的那支燕军主将,是个会打仗的主儿。

    自己,还是有些轻敌了。

    “郑凡……郑凡………”

    虞化成嘴里念道着这个名字,

    这还是白天大军过来时,从坞堡外抓的人口中得知的进驻这支坞堡的燕军到底是哪支人马。

    “建功兄,燕人随随便便拉出的一支人马,都不好对付啊。”

    站在虞化成身侧的是一位将领,名叫司徒建功,是司徒雷的侄子。

    “虽说以往一直瞧不上赫连家和闻人家,一个只知道虚张声势,一个只知道做买卖,但到底是三晋骑士的家底,数十万大军被燕人直接一锅端了,就算是有燕人自后而入的原因在,也不得不说明燕人之善战。”

    “建功兄,眼下乾国元气大伤,楚国正在夺嫡内讧,上一次燕人镇北军被调走荒漠蛮部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虽然可以看出来燕人现在是不想打了,想休养生息,但如果真要在此时开战,大成能撑得住么?”

    乾国不可能出兵的,打死都不会出兵的。

    楚国这会儿就算想出兵也出不了。

    一旦真的彻底开战,就是大燕单挑司徒家新建立的大成国。

    “陛下的使者,已经前往燕京了。”司徒建功开口道。

    虞化成微微松了一口气。

    派出使者去燕京,意思就是求和。

    “化成兄,有一件事,兄弟我一直很不解。”

    “是说我为何会投了大成?”

    “正是。”

    “你也真敢问。”

    “我司徒建功是出了名的口无遮拦,就是我那位叔父登基那一日,我也曾笑称这大殿弄得太富丽堂皇不合规矩,嘿嘿。”

    这就是人设了,你人设是这个样子,很多时候做事就方便得多。

    “陛下可曾罚你?”

    “罚了,给我踹这儿来了。”司徒建功笑了笑,“倒不是说老哥你这里不好,来之前,兄弟我还不知晓老哥你已经反正了。”

    “世人说我贪慕富贵也可,苟且偷生也罢,降了就是降了,再说什么缘由,也没什么意思了。”

    “话是这般说没错,但化成兄真不怕剑圣大人得知此事之后提着剑来找你?”

    虞化成摇摇头。

    司徒建功又道:“叔父知晓剑圣大人的脾气,但如今大成新立,明日攻破这家坞堡拿下伪帝是其一,若是化成兄有办法,还请向剑圣大人递几句话。

    他乾国百里剑可以当太子武师,我大成国可请剑圣大人为天子帝师。”

    “帝师?”

    虞化成有些意外。

    天地君亲师,一个师字,可不是那么容易去给予的,尤其是帝师,哪怕不掌实权,光这份清貴也是难以想象之厚重。

    “叔父说了,武道之途,达者为师,叔父是很期望有朝一日能得剑圣大人的指点。”

    虞化成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司徒建功又道:“化成兄的爵位,不日就会下来,这京畿之地,以前是你虞家的,以后,也是你虞家的,叔父说了,吃水不忘挖井人,司徒家和虞家本就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无非是今朝东风压倒西风他日西风再压东风罢了。

    我叔母本就是虞姓皇室女子,叔父说要立下家训,自他起,大成国的皇后,永远得姓虞。”

    “多谢陛下。”虞化成躬身行礼。

    司徒建功马上拱手向东方,道:“圣躬安。”

    “建功兄还是下去歇息吧,明日,眼前这座坞堡,定然被破。”

    “化成兄的本事,兄弟我是服气的,我带来的五千兵马,化成兄也不要不好意思用,打仗嘛,哪有不死人的,我看得开。”

    言罢,

    司徒建功转身就离开了。

    虞化成又抬头看了会儿星空,随后才转身走入自己的大帐。

    大帐内,

    有一身着白衣的男子正在独自饮酒。

    这白衣男子似昆仑美玉,散发着淡淡华彩,给人一种很不真切之感。

    看着对方,虞化成叹了口气,表情中,有些哀怨,拱手道:

    “大兄。”

    眼前这丰神俊朗的白衣男子赫然就是晋国剑圣虞化平。

    看着自家弟弟哀怨的模样,

    剑圣大人笑道:

    “心里还怨我呢?”

    “弟弟不敢。”

    “怨就怨,没什么敢和不敢的,我的剑又不会向我亲弟弟出鞘,怕个什么劲儿?”

    “弟弟不敢。”

    剑圣大人指了指虞化成,

    道:

    “生分了,终究是生分了。”

    剑圣大人起身,走到虞化成面前,伸手,替虞化成整理了一下甲胄,然后手掌在虞化成胸口位置拍了拍,

    感慨道:

    “吾弟确实愈发英武了。”

    虞化成低着头。

    先前,在大帐外,司徒建功曾问他,你这朝背叛晋皇,你哥哥要是知道了会如何发落你?

    其实,没人知道,自己的背叛,是自家哥哥强行驱使的。

    “哥哥我晓得,你和那黑脸皇帝关系一直不错,自小更是一块长大,外人都传闻你们二人乃入闺之友。

    而且,那时候你哥哥我的剑,还没练出来,证明那黑脸皇帝,对你是真的有感情的。”

    “大兄!”

    “勿恼,勿恼。”剑圣大人侧过身,继续道:“先前大帐外司徒家的那小子说的话,哥哥我也听到了。

    他司徒家,确实大方。

    但你要真以为你哥哥我贪图的是这些东西,那你就错了。

    身为剑客,本该孑然一身,一生侍剑,这才是剑客的风采,只可惜了,人不得自由,这要被人握着的剑,又如何得自由呢?

    燕国北封郡的李良申,身居镇北军总兵;乾国的百里剑,这次据说还跟着藏夫子去了一趟燕京,转而听闻燕人大军南下时,更是一路疾驰回归上京。

    楚国造剑师如今正为楚国大皇子摇旗呐喊,

    当世四大剑客,三个已经不得自由,你哥哥我,又怎能例外?

    先前与你说了,所谓的虞氏如何,所谓的大成国皇后都须虞姓女,所谓的爵位,哥哥我真的不在意。

    这次,哥哥以大兄的身份找到你,让你背叛了黑脸皇帝,纯粹是因为哥哥我觉得,他这个皇帝当得太不像话了。”

    虞化成默不作声。

    “咱们兄弟俩和那黑脸皇帝,虽说都姓虞,但压根就打不上关系了,但他好歹是晋皇,是我三晋之地的君主。

    你看看他做了什么,开南门关引燕人入晋,三晋之地半数沦丧,他,上愧对列祖列宗!

    司徒家建国,他担心自己地位滑落,想强行鼓噪起事搅动这一潭浑水再掀起司徒家和燕人大战,他下无颜去见三晋黎民!”

    说到这里,

    剑圣大人忽然自嘲式地笑了一声,

    道:

    “这般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皇帝,要了作甚?”

    虞化成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兄长,开口道:

    “弟弟真的不知大兄心里何时会有这种想法的。”

    剑圣大人则道:

    “倒是要谢谢他李良申,当年我去北封郡找李良申比剑,战至正酣时,有军情说蛮部有所异动。

    李良申直接认输了,说他的剑,没我厉害。

    我问他为何?

    明明尚未分出胜负,明明我还有深藏的剑式未用,明明我可以堂堂正正地赢他,为何要让他将这一场胜手拱手相送?

    他说他这把剑,不是为了和我比武,他练剑,是为了斩蛮人。”

    “我说,你斩蛮人与我何干?”

    “李良申笑笑,说,合着要是蛮人进来了,你们晋人能好过一样。”

    剑圣大人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剑,继续道:

    “燕人常常自诩为东方御蛮,但认可其功绩者,寥寥无几,毕竟蛮族一旦东入,第一个灭亡的,就是他燕国。

    这也就是市井上所言,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故而,这才有百年前燕人和蛮族于荒漠决战之际,乾国大军北伐;

    故而,这才有燕人这次南下之际,乾国使者远赴荒漠请蛮族王庭出兵。

    但我的剑告诉我,他李良申是真的在为东方诸国斩杀蛮人,一场比试的胜负,当世第一剑的名头,他根本毫不在意。

    也因此,世人才传那一战我与他鏖战许久未曾分出胜负,因为我没有脸说自己胜了,哪怕我能确保真的打下去胜过他!

    同时,我还觉得我输了。

    是,你我皆姓虞,虞,是大晋国姓,姓虞的,总是得更可靠一些,总是得站在那位皇帝身边。

    但做人的眼界,能否再高一些?

    既然咱们姓虞的做不好这个皇帝,

    何不干脆换他姓司徒的来做?

    至少,三晋之地的百姓,也能少一些战乱之苦。”

    “弟弟,不认可大兄的看法,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该打的仗,总是要打的,就算司徒家能和燕国议和,但这种和平,也断然不可能保持太久。

    帝王之心,雄图霸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

    虞化成这相当于直接指着自己哥哥的脸说他太天真了。

    圣母心泛滥。

    剑圣大人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

    “你可知为何这次燕人入南门关开战之后司徒家未曾出兵?

    你可知为何燕人踏灭赫连家闻人家之后未携大胜之势向司徒家开战?

    真是司徒家怯懦不敢战么?

    真是燕国虚耗到了无力趁势再战么?

    他燕国,就是一群疯子,他田无镜,连自己满门都敢屠,他燕皇,敢将燕国的国运他姬家的皇位都送上赌桌!

    他们凭什么不能继续战,凭什么战不下去?

    一口气,不惜一切,吞了三晋之地永绝后患不好么?”

    “为何?”虞化成开口问道。

    “东北雪原之地,野人聚落有异动,据说,出现了一个新王,司徒家的主力大军此时不在西边,近乎全都摆在了天断山脉一侧防备野人,所以你当为何这次那司徒建功只带了数千骑来援你?因为他司徒家现在抽调不出更多兵马向西了。”

    “这……”

    “知道为何司徒家老家主忽然亡故么?”

    “司徒雷。”

    “是,是司徒雷杀的。”

    “大兄你是如何笃定………”

    “是司徒雷请我出手杀的,他将我带入司徒家深处,再由我亲自出手,杀了司徒家老家主。”

    “怎么……怎么可能……”

    “可笑那司徒建功混小子还想让你来给我传话,让我去归顺他大成国,傻小子还不晓得,他亲爷爷就是被我一剑刺死的。”

    “大兄,这是为何?”

    虞化成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何,明明不喜俗务的大兄,居然自愿成为别人手中的刀。

    “因为野人的新王派人送信,说,司徒家可以放野人大军南下,助司徒家对抗燕国铁骑。司徒家老家主,心动了。

    因为燕人太可怕了,二十万铁骑,十日之间,覆灭赫连家闻人家六十万大军!

    司徒雷找到我,把这事儿告诉我。

    我问他,告诉我做什么?

    他说,送他老子归西。

    他老子死后,

    他登基建国了,

    第二天,他就秘密御驾亲征去了天断山脉最东端。

    所以,别看这次司徒家建国弄得这般热闹,无非是三晋之地的豪强不满燕人借此发泄想要再押宝罢了。

    实际上,司徒家在整个西线,可能就只剩下不到五万兵马,司徒家的主力精锐,已经全都开赴天断山脉了。”

    “不……这……这………”

    虞化成很想说,这不是儿戏么!

    刚刚建国,却这般弄,岂不是……

    剑圣大人伸手揉了揉自家弟弟的脑袋,仿佛二人还是小时候那般模样,

    道:

    “镇北侯领一镇镇北军,已经撤离晋地北归了,靖南侯坐拥大军却在历天城纹丝不动。燕人在此时,停手了。”

    “…………”虞化成。

    “你瞧瞧,你瞧瞧,西边的姓姬的是怎么做的;

    你再瞧瞧,那个姓司徒的是怎么做的。

    你最后再瞧瞧,咱们这位姓虞的皇帝在干嘛,他就和一条上了岸的鱼一样,明明没人搭理他了,还在那里硬生生地使劲扑腾着。

    啧……丢人。”

    “大兄,那明日,我还打不打这座坞堡?”

    “打,为何不打?

    晋皇,必须死。

    这是对眼下双方都最好的结果,由我虞氏出手来做,也最为合适。晋皇一丝,只要司徒家一天在防御野人南下,燕人就一天不可能出兵攻打,这就是双方的默契,而眼下,虞慈铭,反而成了最碍眼的一个东西。”

    “但坞堡内的燕军?”

    “就这么一支燕军罢了,燕人朝廷应该没那么小气才是,总不至于他燕人放着别人帮忙解决麻烦不要,偏喜欢去脏自个儿的手吧?”

    “大兄,那万一呢?万一田无镜领军而至呢?”

    “那你哥哥我正好试试我这一把剑能挡得下几千靖南军铁骑,他百里剑在上京城下面对镇北军铁骑时,可是一剑都不敢出直接转身逃窜离开。你哥哥我这次倒是有机会可以彻底压上他一头,任他乾国文人再怎么会造势以后也没脸再去提他百里剑是四大剑客之首云云了。”

    “大兄切勿冲动!”

    “嗯,也是。”

    “咳………”虞化成。

    “他田无镜要真来了,是要给个面子,那咱就遛吧。”

    “………”虞化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