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圣邪天途_ 第二百二十一章.戒指和失落-

时间:2021-04-22 13:0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渔歌四起小说圣邪天途 第二百二十一章.戒指和失落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元启在体内疯狂的转动,澎湃的天地元力源源不绝的流淌而出,顺着羽焱的右臂经脉,朝着天涯忘归中灌注而去。

    在暗黑元力的灌输下,天涯忘归墨色的剑身,越发幽邃起来,就宛如没有一颗星辰的夜空,暗得仿佛可以将人的视线吞噬进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剑上那暗到极致的黑色,泛起了道道冷芒,好似被打磨得极为光滑的大理石,映射着岩浆的昏黄。一声声清脆的剑鸣,犹如林间鸟类的鸣叫,为这死气沉沉的生死境,增添了些许生气。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流逝,元力的灌注仍旧在进行着,接下来要面对的灵兽绝非等闲,所以羽焱决定竭尽自己的全力,来布下阵法。

    在他体内的暗黑元力消耗接近一半时,羽焱停止了灌注,他沉静心神,将体内因为元力过快消耗,所产生的虚弱感缓缓压下,淡然的眸子,逐渐凝实了起来。

    凝实不同于先前的凝重,这两个词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表达的意思,却是相差甚远。

    凝实代表着一种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凝重在这一点上,或许与前者相同,不过其中却多出了三分惧怕的意味。

    能让羽焱惧怕的事,真的很少,在羽家度过的艰苦岁月,让得他的心性,远超同龄人的坚毅,之后随着年龄和修为的逐步成长,这份坚毅更是被无限扩大了。

    这也是为何每次他面对艰难险阻时,起初或许有些惧怕,但心境很快又平静下来的原因,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做到处变不惊,要做到不因为外物的威胁,而产生过大的情绪波动。

    要知道,如果抛开天墓十倍的时间流速去计算,此时的他,不过才十四岁多一点,这般年纪,这般心性,何等惊世骇俗?

    踩影高速的运转而起,羽焱的身形如同鬼魅,右手持着一片浓重的夜幕,冲了出去。

    这夜幕并不是被剑芒划破的空间裂缝,而是那凝聚到极致的暗黑元力。

    他不断的在平原之上穿梭、闪烁、跳跃,方圆数十丈的范围内,全部都是他手持长剑,挺拔站立的身影。

    羽焱以天涯忘归为笔;以暗黑元力为墨;以大地为纸张,在这岩浆与火毒遍布的生死境中,书写着一个个奥妙玄奇的符文。

    长剑明明没有真实接触到地面,但僵硬的火山岩碎石上,却出现了一道道利落的剑痕,滂湃的暗黑元力流淌在其上,数秒之后,便深深的隐没于地底。

    如若从高空俯视,就不难发现,一个覆盖方圆百米的奇异图案,正在羽焱的剑下徐徐成形,那一条条清浅的弧度,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变换无穷,天地至理尽数包罗在其上,强悍的威势,尽皆敛没于其中。

    这个庞大的图案,很像是一个个持剑而立的士兵,昂首阔步,悍不畏死的注视着前方如同潮水般的洪荒猛兽。但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又像是月下一对相拥的男女,在良辰美景里,释放着对彼此的爱意。

    总之,从一千个角度去看,就能看到一千个场景,皆以观看者的心情和看待事物的眼光而定。

    伴随着羽焱脚下踩影的持续发动,这个图案还在不停的向四周蔓延扩张,天涯忘归上附带的夜色,也在渐渐变得清淡,不像最先前那样浓稠。

    这个刻画的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

    一声轻响,剑气划破了一块火山岩,天涯忘归在地面勾勒出最后一道精妙的弧度,整个庞大的图案,悄然成型。

    浓烈的紫色光芒闪耀而起,照亮了大片的岩浆空间,阵法方圆百米的范围,都染上了一些紫意。

    光芒足足持续了数息的时间,才缓缓消散开去。

    羽焱持剑站在原地,胸口微微有些起伏,气息多了些紊乱,长时间的消耗元力和精力画阵,使得原本伤势未痊愈的他,更加疲惫不堪。

    这次的阵法是他竭尽全力去刻画的,和上次在祭坛之上仓促使用出的,有着很大的差别,光是元力的消耗,就不在相同的层面,相信其威能,也应该有着显著的提升。

    看了看不远处依旧没有突破迹象的轩辕天灼,他略微松了口气,如果在自己状态如此不佳的情况下,又要面临对方的突破,着实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感受了一下体内残存不多的暗黑元力,他盘膝坐下,开始调节着自己的状态。

    生死境平原之上的天地元力中满是火毒,是无法用于修炼的,羽焱此时能做的,便是让自己身体的伤势完全愈合,至于元力方面,则只能寄希望于时间足够,让它自行恢复。

    圣邪之力在体内融合后,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光明属性元力,好似一条河流,在经脉中循环往复,奔腾不息,所过之处的经脉四壁,尽数变得圆润了起来,就像是被大雨洗刷过的石子路,格外光滑,之前被高温侵袭所造成的损伤,逐步的在愈合着。

    心无旁骛,杂念尽摒,慢慢的,羽焱进入了入定状态。

    光明元力在经脉中运行了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后,分成了两股,重新注入元启当中,而直到此时,他体内的伤势,已然痊愈。

    少年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身体的疲惫缓和了许多,正当他准备从入定中醒来的时候,面庞上突然传来了冰凉温润的触感。

    他嘴角不自觉的划起一丝笑意,睁开了紧闭的双眸,入眼处,是念儿弯月般的,带着些心疼的眸子。

    见他醒来,少女面颊一红,窘迫的收回手,站直身体,将头转向一边,不自然的说到:“我……我只是想帮你擦擦脸上的灰尘。”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反而越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羽焱起身,看着她面颊上可爱的两团霞云,不由觉得好笑,自己的这个姐姐,在某些方面,还真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如若不是天墓的关系,如若不是她隐藏于眼底的那份,饱经风霜的沧桑,谁会相信她活了几千年的漫长岁月?

    羽焱实诚的说到:“念儿,能看到你真好。”

    他这句话说得很轻松,语气就像是一个刚完成一天烦躁事物的山野老农,很是愉悦,仔细去听,还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确实,经历过昨日的风波后,能够再度看到对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是件很值得庆幸的事。

    念儿说到:“我不是还好好的吗?说这个干嘛?”

    “嗯……或许是我当时太过担心了吧。”羽焱想了想,开口说到。

    她转过头,看着少年被时间打磨得有些刚毅的脸庞,嫣然一笑,两腮的红霞格外诱人,就像是一个熟透的桃子,让羽焱有种想要咬上一口的冲动。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良久,终于还是念儿挑起了话题。

    她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轩辕天灼,问到:“长老他?”

    “因为那场战斗的关系,前辈找到了突破的契机,正在闭关。”

    闻言,念儿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再度笑了,整个绝尘境,仿佛都因为她的笑而唯美了起来。

    “真好。”她开心的说了两个字。

    羽焱一愣,没想到对方和自己居然持有同样的想法,于是学着念儿的语气,也说了一句:“确实挺好。”

    说完,他看了看少女怀中睡颜可爱的小家伙,微笑着道:“看样子,念儿很适合当母亲呢。”

    这句话是调侃,或者说玩笑,其中蕴含的真意,并不多。

    念儿白了羽焱一眼,弯月般的眸子中多了些尴尬。

    “她其实更喜欢你呢。”

    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如果我适合当母亲,那么你便更适合当父亲,和羽焱刚才的话一样,也大多是调侃和玩笑的意味,不能当真。

    少年不明白,明明是同样意思的话,为何在他听来,其中就多了些和上次一样的醋意?

    “那是因为……”羽焱微怔,话到一半,便好似被哽住了,终究没能说出口。

    如果对方化作婴儿之后,真的具有意识的话,为何又会更亲近自己?为了某些目的吗?

    他突然发现,连自己也想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

    似乎很是喜欢羽焱吃瘪的样子,念儿得意的笑了笑,抱着怀中的小家伙,走到一边坐下。

    看着她的模样,羽焱无奈的摇头一笑,感受着元启内多了不少的暗黑元力,他准备尝试一下使用雨幕里的垂钓者布阵。

    其实他本可以将圣邪之力融合成暗黑元力来刻画阵法,但那样做会透支太多,在这火毒遍布的地方,想要恢复,就更为困难。

    摩挲了一下手指,羽焱刚想从冥戒中取出图纸,却发现指间空空如也,戒指,还在念儿手中。

    他在原地呆愣了一会,终究还是硬着头皮朝少女走了过去。

    站在念儿身前,他踌躇了好一会,却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着实是尴尬不已。

    假设是别的东西,还不至于难以启齿,但戒指……寓意也太过明显了一些……

    念儿弯月般的眸子注视了羽焱好一会,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一挥手,将手中的冥戒,丢给了对方。

    不过,在戒指脱手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却不自觉的涌上了一丝很淡,很不明显的失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